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手机端
扫码访问

进击的巨人:巨人是「仇敌」还是「同胞」?

二次元_头像 二次元 2021-07-16 11:22:24

回到刚刚完结的《进击的巨人》吧。在这个波澜壮阔故事中,「艾尔迪亚人」背负着原罪。他们的祖先运用「巨人」的力量,藉由战争、屠杀、奴役,铁腕统治世界上其他民族。一直到百年前,艾尔迪亚第145代皇帝,也就是帕拉迪岛上的初代雷斯王,出于道德上的内疚,自愿逃入小岛的高墙内,从此与世隔绝,并运用始祖巨人的力量,洗脑所有子民忘却「墙外」还存在整个世界。这才让「其他民族」能够独立建国,同时依旧耿耿于怀「恶魔种族」所遗下的刻骨仇恨。

所以漫画的主角们,包括「进击巨人」继承者艾连在内的104期调查兵团诸人,他们要面对的难题主要有二:在故事前半,调查兵团要「走出墙外」,想办法在(本为同胞的)「巨人」威胁之下生存下来。到了故事后半,真相大白,原来整个世界都对于巨人民族怀有莫大仇恨,那么究竟要化身怪物无情反击?还是为了赎罪任人刀俎?

进击的巨人:巨人是「仇敌」还是「同胞」?

「巨人」为人类在高墙内的最大生存威胁

其实,今天的历史学家普遍认为,在中世纪以前,松散的封建政体是没有「民族」这一现代观念的。要到工业革命以后,随着使用共同语言的大众媒体、强制性国民教育、中央官僚组织等等社会变迁出现,人们才「认同」自己归属于特定民族。所以,「民族」并非生物性的,纯属社会建构,而不同人种之间的基因差异,其微小程度在遗传学分类上也根本没有意义。

但是在《进击的巨人》这部杰作中,所有「艾尔迪亚人」被一条存在于其他次元中的「道路」连接,在特殊条件下,让始祖尤弥尔的神秘力量进入任何一个同胞体内,将个体捏塑成没有自我的「纯洁巨人」或者保持自我的「九大巨人」。同时,这个架空世界的其他民族,比如玛雷人,就没有办法「变成」巨人──故事中的「民族」,带有相当非现实色彩,是本质的、基因的、与生俱来的。

但也因为这条联系所有艾尔迪亚子民的「道路」,导致这个民族无法摆脱祖先的过错。在初代雷兹王躲入帕岛高墙后,为了「监视」有潜力变成无敌巨人的恶魔民族,残存于各国领土的艾尔迪亚人种被拘禁在集中营里,戴上「六角星」臂章,并且从小就得背诵祖先的侵略屠杀历史,将自身贬低为「恶魔种族」。

漫画中,岛外艾尔迪亚人的生活完全等于犹太人在纳粹德国下的悲惨待遇,也让人不禁联想到新疆少数民族在极权体制下的现况。追根究柢,当「民族主义」这种意识形态走到极端,人类就可以理所当然将「其他种族」视为邪恶怪物或劣等国民。

在《进击的巨人》的前半段,作者蓄意隐瞒了「整个世界」的存在。所以生存在高墙中、科技还停留中世纪阶段的「人类」,他们最大的恐惧,来自于那些没有自我、吞吃人类的纯洁巨人──换句话说,主角们在整个故事的一半篇幅中,根本就没有「其他民族」相关概念,只有人类对于非人的简单憎恨。

进击的巨人:巨人是「仇敌」还是「同胞」?

生存在高墙中的「人类」,他们最大的恐惧,来自于那些没有自我、吞吃人类的纯洁巨人

然后,随着故事展开,惊人的「真相」被揭露了。痴肥狰狞的纯洁巨人与其说是某种怪物,更不如说,他们只是「还未觉醒」的民族同胞。巨人原本是生活在帕岛外部的艾尔迪亚政治犯,被玛雷国从集中营押送岛上,然后注射「巨人脊髓液」,把他们转化为只剩下食人冲动的巨人,其目的就在于以夷制夷,以「艾尔迪亚巨人」阻挡「艾尔迪亚人类」走出城墙、走出小岛,重新回返「现代世界」。

这个安排可说非常巧妙,其讽刺地指出了,「民族」这个东西,从头到尾,都只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政治性语言,随着我们恐惧与怨恨的对象不同,民族概念也会改变它的指涉内容──在取回艾连父亲纪载「岛外世界」的笔记本之前,主角群根本就没有「我们艾尔迪亚人」这种民族意识。但是当岛外的「现代国家」现身成为强大威胁,主角们也就改变认知,将原本痛恨的臃肿巨人辨识为「血亲同胞」,反而是在外观、语言、生理上并无重大差异的「岛外人类」,被「二次诞生」的艾尔迪亚民族视为最可恨的「仇敌」。当然,也就是同一种情感,导致了艾连决定发动「地鸣」,扫清所有非我族类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