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手机端
扫码访问

进击的巨人:「个人自由」才能解放「巨人主义」

二次元_头像 二次元 2021-07-16 11:43:14

尽管如此,《进击的巨人》所勾勒的政治问题并没有那么样版。这部漫画是否暗暗鼓吹打破「不战契约」、诉诸集体狂热的国家至上意识形态?特别是,被网友戏称为「艾主席」的主角艾连,他在透过「进击巨人」能力窥看未来后,便擅自决定要发动「地鸣」,唤醒城墙中巨人,毁灭世界。

然而也不要忘记,除了民族主义外,《进击的巨人》还有另一重要主题──艾连加入调查军团的初衷,本来是追求「自由」。在故事前半部,之所以要打破「不战之墙」,是有着另外一层意义的。艾连希望人类能从对巨人的恐惧中解放出来,获得真正自由。但讽刺的也是,艾连最后成为始祖意志的傀儡,他带给故乡自由的方法是,把加倍的绝望返还给「充满敌意的其他民族」。

进击的巨人:「个人自由」才能解放「巨人主义」

主角艾连希望人类能从对巨人的恐惧中解放出来,获得真正自由

不妨这样想,个体的「自由」,跟强调集体优先的「巨人主义」,两者基本上有哲学性冲突。调查兵团的口号是「献出心脏」,而军队这种东西,无论如何就是要求成员放弃自我、服从整体利益,仍是「巨人式」组织。

与一般「正义终将战胜邪恶」的少年漫画不同。《进击的巨人》显然认为,只要集体主义被用来进行政治动员,那么这种以「建构民族」为目标的社会过程,就不可能没有副作用。

在现实中,由仇恨结构导致的、召唤国族至上的意识形态,向来非常容易失控,甚至可能把人改造成他自己都不认得的模样。所以,奋力追求自由的艾连,遭到「巨人之力」控制,慢慢转变为冷酷的法西斯领袖以及无差别屠杀的刽子手,部分帕岛人民(即所谓「叶卡派」)也跟著成为艾连的狂热追随者。

尽管如此,仔细阅读故事便可以发现,单就艾连天生的性格来说,比起国家民族的整体利益,他更加重视身边的人。比如84话,艾尔文团长与阿尔敏两人都在玛利亚之墙夺还战役后重伤濒死,艾连不惜对里维兵长兵刃相向,也要抢过「脊髓液」来拯救身为士兵的好友阿尔敏,而不是复活功勋彪炳的战略家艾尔文。

又比如108话,因为继承巨人力量之后,人类只剩下13年寿命,所以调查兵团成员私下讨论,在艾连死后「进击巨人」应该由谁来继承?尽管「为了艾尔迪亚的未来」,约翰、柯尼、莎夏纷纷认为该由自己承担,才能够将调查兵团的损失降到最小。但是艾连深知背负巨人力量的痛苦,于是当场拒绝,「因为你们很重要……比任何人都重要」,他不希望这些出生入死的朋友重复自己的悲惨命运,就算,艾尔迪亚如果没有了巨人做为后盾,很可能会被世界彻底消灭。

到底个体应不应该为了集体利益无条件牺牲?为了回答这个矛盾,《进击的巨人》安排了始祖尤弥尔这个关键角色。故事第122话标题叫做「从两千年前的妳」,本为古代部落奴隶的尤弥尔因缘际会获得「始祖巨人」的强大力量,身故之后,其子嗣应初代艾尔迪亚王之命分食她的肉身,而她仍独自留在「道路」中,执行王所下达的无上命令:持续繁衍后代,绝对不能让尤弥尔的血统就此中断,为了延续被创造出来的「艾尔迪亚民族」,无数个体失去自我、成为巨人之力的粮食。然而,这其实强烈违背了尤弥尔的善良性格,她原本只是个渴望爱、同情小动物、为了身兼主人与爱人的皇帝不惜牺牲性命的天真少女而已。

进击的巨人:「个人自由」才能解放「巨人主义」

尤弥尔与大地的恶魔签订契约,获得了巨人之力(翻摄自youtube)

这残酷的命运一直到138话,尤弥尔终于看见了另一个与自己的命运非常相似的「独立的人」——米卡莎,两人都深爱着一位「不肯妥协的极端民族主义者」。然而,为了阻止巨人毁灭一切,迟迟没有勇气与艾连为敌的米卡莎,终于想通,自己可以在心中永远保留对艾连的真诚羁绊(或者,对「民族」的崇高之爱) ,但与此同时也拒绝「杀光异类、击溃他者」的仇恨连锁。当米卡莎在最后关头,亲手砍下艾连脑袋,并拥吻头颅的时候,在平行次元中注视着「历史」的始祖尤弥尔终于现身,见证了米卡莎「反抗」挚爱的勇气。

故事中展现了真正「自由」精神的,并非主角艾连,而是包括阿尔敏、米卡莎在内,曾与巨人、玛雷、故乡三方战斗的调查兵团伙伴──这时尤弥尔也终于明白,身为一个独立的「人」,我们永远可以在理性上与自己的「归属」划清界线。

或许这就是《进击的巨人》对于民族主义的思索:爱一个人、爱一个社会,都不必放弃作为「独立个体」的自由。自由的思考、自由的判断,不必盲目献出,而是无比珍惜自己的心脏(跟头脑)。

进击的巨人:「个人自由」才能解放「巨人主义」

米卡莎.阿卡曼

目睹了米卡莎所展现的「自由」──保有「爱的羁绊」,却拒绝跟随暴走的民族主义──尤弥尔也从自己的古老诅咒中释怀,中止了「道路」的控制,因之所有艾尔迪亚人回复为普通、平凡,与其他民族没有「生理差别」的人类。尽管如此,结局中也交代,地鸣之后的艾尔迪亚军政府,即便失去了「巨人」能力,仍然坚持「只有战胜才能存活」,持续地发展军备,准备回击「其他民族」尚未发起的报复行动。本作留下开放结局,在巨人大军造成的末日过后,成为废墟的整个世界到底能不能迎来和平?关于这点故事并未交待,不过杀死「民族英雄」艾连的「叛徒」阿尔敏等人,结局时担任诸国和平使节,航向敌意还未化解的故土。若是我们想到漫画之外的真实历史,「现代民族国家」此一机制所引发的灾难性纷争,即便到了今日仍然不容许太过乐观。

进击的巨人:「个人自由」才能解放「巨人主义」

在故事以外,还有小小提示:在《进击的巨人》的早期,作者谏山创的绘画技巧并不成熟,与同时期连载作品相比,明显逊色不少,但是其作画却有特别之处。

一般日本少年漫画的主流画法,人物的脸孔多经过高度简化与抽象,变化不多,主要透过发型与衣装的差异来凸显角色分别。然而《进击的巨人》从头到尾,包括画技还相当稚嫩的连载初期,谏山创就对漫画里每一个「人」,甚至每一个「巨人」,都细心描绘了他们各自的「独特脸孔」。

前半部有许多登场时间短暂的「巨人」,到了后半部才揭开他们的「人类」身分,读者如果回头重看,就会发现原来巨人的眉毛、眼睛、颧骨、体态等等特征,都「对应」于特定角色──原来在化身「巨人」之前,我们首先是「人」!或许可以说,《进击的巨人》是一部在「集体主义」如此恢宏的主题中,仍不忘细心勾勒「个体」面貌的作品。

到底,人类这种社会性生物,能不能够在名为组织、种族、国家等伟大巨人身上,保留属于「自我」的独特脸谱呢?恐怕这不只是《进击的巨人》的真诚提问,也是和平宪章日渐动摇的日本社会、是当代所有打着「民族大义」遂行极权的政治体制,都必须要深沉自问的最后防线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